AG亚游集团|平台 top.asp_亚游集团网|首页
男子患感冒打针8小时后身亡
发布者:admin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1-3-17
        10月28日晚8点,两个花圈摆在海曙区南苑小区社区卫生院“段塘街道卫生服务中心”大门口,两张“还我丈夫”、“还我爸爸”的纸贴在大门上,一个女人抱着丈夫的遗像在哭诉:“丈夫只是得了小感冒,可注射‘克林霉素’8小时后,就永远离开我们了。现在,院方一拖再拖,我们寒心啊!”

  打完三支“克林霉素”

  8小时后患者身亡

  哭诉的女人叫张建锋,死者是她的丈夫何智军,43岁,鄞州布政中学教导主任。

  据介绍,9月23日,何智军出现流鼻涕、打喷嚏等症状,当晚7点20分左右,他到家附近的“启运社区卫生服务站”看病。医生给他开了三支“克林霉素”,每支0.4克,外加250毫升的葡萄糖,晚7点45分左右打完一瓶吊针,晚8点多他回到家。回家后,何智军说浑身无力,就先躺下了。24日凌晨4点,何智军突然死亡。

  “24日凌晨,老公突然跟我说‘我感觉不对劲,我想快不行了,我走了,你和儿子怎么办?’等我从客厅打完120回到卧室,老公已经断气了。”张建锋哭诉道,“给我老公打针的‘启运社区卫生服务站’,是‘段塘街道卫生服务中心’的分院。从出事到现在,院方没有一个电话,没有一个花圈,连句慰问都没有。”

  张建锋说,丈夫身体向来健康,从没得过什么大病,更没有家族病史,只是偶尔伤风感冒。

  张建锋的妹妹出示了一份宁波大学医学院的尸检报告,病理解剖诊断结论为“急性过敏致休克而死亡”。“尸检报告出来后,院方也是承认的。院方找来宁波市医疗纠纷理赔中心,但理赔金额一直协商不下来。”张建红说。

  死者表兄说:“一个多月了,院方毫无表态,家属忍无可忍之下,才于27日早上找到院方讨公道。整整两天了,院方将家属晾在大门口不理不睬,张建锋70多岁的公公因受刺激,糖尿病发作被院方送往第一医院住院了。”

  半小时打完三支 显然滴速过快

  记者在网上搜索了一下,发现因注射克林霉素导致过敏休克的例子不止一起。

  昨天下午,宁波市第一医院内科专家李医生告诉记者:“注射克林霉素引发过敏性休克的情况是有的,但是比较少。一般情况下,患者在注射后5到15分钟可能出现过敏反应,一旦反应起来蛮厉害的。在医院内出现过敏反应,医生会及时采取救治措施,正常情况下,患者过敏症状会得到缓解。”

  李医生还说,根据国家规定,注射克林霉素之前不需要做皮试。而且,一般一次注射1.2克,过敏与否与剂量无关。

  看了何智军9月23日的宁波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处方笺后,李医生说:“处方上给他配了5%的葡萄糖250毫升,外加1.2克的克林霉素,在浓度上是有点高的,但是如果慢滴,也是可以的,时间应该控制在一个小时以上。”启运社区卫生服务站在半小时内就给患者打完了三支克林霉素,显然滴速过快。

  为明确医疗责任 还需进一步鉴定

  当晚,在该社区卫生院的办公室里,记者见到了医院院长林平和理赔中心副主任邵峰。邵峰说:“有尸检报告,死因明确。但还没有鉴定过是何原因造成患者过敏性休克死亡,各方责任是多少,所以理赔金额尚不能确定。”

  张建锋激动地说:“尸检报告都出来了,还需要鉴定什么?”

  死者的大哥何智国说:“我们找院方无非就两点:一是要院长赔礼道歉;二是要求对方在经济上作出赔偿。毕竟何智军是家里的顶梁柱,上有3位老人,下有一个16岁的儿子正读高一,妻子去年下岗做生意失败负债十几万,目前仍失业。没有合理的赔偿金额,叫他们母子俩以后的生活怎么办?”

  林平沉默片刻后,说道:“对于死者的遭遇,首先表示深刻的同情。死者死亡至今,院方没能及时进行慰问,确实存在欠妥之处。在这里,我愿意向家属表示道歉。同时,我也会择日去死者面前哀悼。”

  理赔中心提出 最多理赔15万元

  10月29日下午,海曙区卫生局副局长张学军说:“根据《宁波市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暂行办法》,像段塘街道卫生服务中心这样参加过公立保险的医院,遇到医疗纠纷,2000元以下由院方赔偿,2000元以上则由理赔中心出面赔偿。而现有的尸检报告并没有确定是什么因素引起的过敏性休克致死,所以需要通过权威机构,即中华医学会来进行医疗鉴定。这项鉴定需由院方和家属共同向宁波市卫生局申请,市卫生局再委托中华医学会来鉴定。中华医学会会鉴定院方治疗的行为是否合理、克林霉素药物对过敏性休克的产生是否有必然联系。然后再确认责任归属,按照责任大小,各方承担相应的责任。不然事件无法定性,只能作为一起医疗意外。”

  张学军说,家属并不愿意申请权威机构鉴定,对此,他们会尽量与家属沟通,希望这件事能得到妥善解决。

  尸检报告已经出来,还有没有必要再向医学会申请医学鉴定?浙江某律师事务所唐律师说:“现在双方对医院有无责任存在争议,为了查清具体情况,明确责任,是有必要再由医学会进行鉴定的。”

  张建锋说,28日晚上理赔中心提出最多理赔15万元,而这15万包含了很多笔费用,例如安葬费、解剖费、精神损失费、孩子抚养费、赡养老人费等等。对此,她实在无法接受。关于这笔理赔金,记者在院长林平那儿也得到了证实。

 

 

来源:现代金报

_亚游集团网|首页
Copyright ©2010—2015 亚游集团网|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
苏ICP备10094077号 通讯地址:淮安市清河区淮海西村168号 邮编:223001 制作维护 淮安网路神